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內容
劉明作品里的中新元素
來源:中新網湖南 作者:白祖偕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28日 14:33
來源:中新網湖南 作者:白祖偕 2019年04月28日 14:33

  劉明是個很有特點的湘西漢子。哪怕是第一次見面,不用介紹,你就可以從他的語音語速、身材長相,抑或是他的眼神、他的舉手投足對他的籍貫猜個八九不離十。

劉明在火車上寫作。
劉明在火車上寫作。

  這個出生于七十年代的永順才子,比我小十多歲,是標準的小老弟。所以當初他從新華社來中新社工作,我可以倚老賣老,當仁不讓地給他改稿糾錯。

  記得剛到中新社工作的那會兒,劉明有兩個愛好。一是喜歡寫長句子,二是喜歡不分段。他說長句就象“酒店的大餐一樣”,總有人喜歡享用。我對此很不認可,說長篇大論不是中新社風格,必須學會寫短文、寫短句。

  他很較真,于是讀了不少中新社的文章。后來與我討論中新風格,想不到他對短、平、快、活的中新文風很是認可。

  此后,他的寫作語言發生了重大改變。雖然文章仍然很長,但長句沒有了,分段也變得特別勤。甚至有時候有些地方不宜分段的,他也強行進行了分段處理。這在他的《湖南新農村建設熱點調查》系列文章的初稿中表現得很是突出。

  勤奮是湘西人的特性。劉明的學歷不高,原始學歷只有中專。但他十分勤奮。即使畢業后在工廠工作很累,也不忘學習與寫作。后來,他的一篇關于鍋爐工的報道終于見報,而且還了不得地登上了《湖南工人報》的頭版頭條。這無疑成為他人生的重大事件。從此,他就與新聞和寫作結下了不解之緣。

  劉明的勤奮讓他成就了一篇又一篇作品。這些作品不僅讓我們看到他樸實率真的性格、細膩真摯的情感,更讓我們感受到他字里行間流露出的中新風格。

  語言接地氣、冒熱氣是其作品的第一個特點。劉明來自湘西山村,山音村語是其第一母語。雖然在外打拼了幾十年,這個憨厚的山里伢子仍然鄉音未改。

  “父親說,只有靠自己讀書讀出去,將來才會有‘飽肉’吃。”這就是原汁原味的湘西話。如果稍加修飾,可能會寫成“只有靠自己讀書考上大學”或“只有靠自己讀書走出山窩窩”之類,語法上好像更規整,但是哪里有這個韻味?

劉明采訪湘西王陳渠珍之子陳晏生。
劉明采訪湘西王陳渠珍之子陳晏生。

  “這就搞不起了?”“老子搞一輩子還要搞,你才剛開始呢!”一個“搞”字,一個“老子”,都是湘西人口語中使用頻率很高的詞,沒有修飾,很接地氣,一看就知不是生造。

  語言簡練,分段多,敘述的節奏感和跳躍感較強當是作品的第二大特點。中新風格的“短”,包括文章短、語句短、段落短,這不僅是為了適應西方人的閱讀習慣,也為了適應人們越來越快的生活節奏。

劉明采訪工人勞模鄒學珍。
劉明采訪工人勞模鄒學珍。

  劉明說,“短句,是自媒體寫作的一個特點。”“這短,是出于對讀者的尊重。”而這種對讀者的尊重,正是中新風格的重要特征。

  隨著寫作量的加大,劉明越來越追求寫短句,越來越喜歡短句產生的語言美感魅力。他說:“我有個感受,要使語言生動,讀起來有節奏感,得把句子盡量寫短,可以切開的就切開。”

  劉明以自己的《湘西申報世界地質公園行:十八洞景區》的開篇“我最近老是做夢,玩穿越”舉例說:“如果除掉‘玩’字前面的逗號,這句話也通,但讀起來沒有了節奏感,也就少了一種美。”他進一步舉例說:“結尾也是如此,‘今晚,我還會做夢嗎?’,要是除掉句中的逗號,無論看起來還是讀起來,都失去了韻味。”

劉明采訪《幸福在哪里》詞作者戴富榮。
劉明采訪《幸福在哪里》詞作者戴富榮。

  顯然,劉明希望用標點符號作為“金釘子”,將他的短句錘煉成一個個金句。

  但短言短句畢竟只是表象的東西,文章之所以得以傳頌,關鍵還是一個“情”字。無情或是虛情假意,再華麗的詞藻,再優雅的短句,都不會被接受、被傳播,這也是中新風格始終強調的一個重要特點。

  劉明深知其理,并把情感要素置于作品的第一位置。無論是《父親的山寨》、《紀念沈從文先生去世三十年》這樣的系列大章,還是《蕭征龍這四十年》、《小孩子不再盼過年》這樣的隨筆小品,他都把情感置于文章的中心,筆隨情走,情隨文移,讓人感動,讓人唏噓。

  文以存史。文章不能無病呻吟,必須要有故事并講好故事。偶然性與必然性結合的事物,多少都有點故事。《父親的山寨》中關于“毛狗子”這二篇,分別寫的是“毛狗子”因家貧、成績差和外面誘惑太大而導致其輟學;后在眾人的幫助、勸導下又回到學校的故事。由于故事情節十分簡單,一般的人寫起來會覺得十分困難,應該都會放棄寫作。但劉明把自己以及其他湘西人求學的故事穿插進去,不僅使本無故事的事情變得故事了起來,還使文章變得拉家常般輕松,可觀可讀。

  中新社的作品主要是新聞,所謂中新風格也是對新聞作品而言。劉明的作品大多為散文與隨筆,與新聞作品畢竟不是一回事。但縱觀劉明作品十多年來的發展與變化,個人感覺最深的確實是其文風的變化。我以為這就是其曾經在中新社的歷練經歷。但愿這不是我的自作多情。

【編輯:高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一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