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財經信息>新聞內容
沃森生物經營現金流多年入不敷出 持續賣資產
來源:新京報 作者:李云琦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7日 14:45
來源:新京報 作者:李云琦 2019年06月17日 14:45

  宣布籌劃發行H股并在香港上市后不到3個月,曾經的白馬股沃森生物,遇到了財政部即將開始的會計信息質量檢查。

  6月初,財政部宣布,將開展2019年度醫藥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在隨機抽取的77戶醫藥企業檢查名單中,沃森生物也在其中。

  這已經是沃森生物上市后的第九年。從沃森生物上市第6年起,公司走得磕磕絆絆,2016年卷入山東疫苗案后,沃森生物陷入巨虧、業務收縮的同時,還不斷為曾經溢價收購的公司“填坑”。

  2018年度,沃森生物扭虧,并且宣布將在2019年至2020年迎來爆發年。3月9日,沃森生物宣布,目前正在籌劃擬發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上市的事宜,“目前,相關事項尚在認證和商討中,關于H股發行的所有具體細節均尚未確定。”

  扭虧的背后,是沃森生物賣子公司嘉和生物股權產生的11億投資收益拉升了公司業績。此外,公司連續三年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與凈利潤存在較大差異、應收賬款增幅遠超營收、毛利率較高等問題也被深交所問詢。

  6月14日,新京報記者致電沃森生物了解財務部檢查情況,工作人員表示,知道該事項,如果需要具體采訪需要發郵件。記者通過郵件發送了采訪問題,至16日截稿尚未得到回應。

  利潤與經營現金流背離,賣公司投資收益十幾億

  在財政部的通知中提及,此次針對醫藥企業的財務檢查主要檢查費用、成本、收入的真實性、是否存在返點等現象。

  作為醫藥企業的沃森生物,目前主要經營從事人用疫苗等生物技術藥集研發、生產、銷售,擁有公司主要生產和銷售的自主疫苗產品包括b型流感嗜血桿菌結合疫苗(西林瓶型和預灌封型)、23價肺炎球菌多糖疫苗、A群C群腦膜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等6個產品(7個品規)。

  2018年度,沃森生物的營業總收入8.79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0.5億元,分別較2017年度增減31.54%、294.77%。

  這是沃森生物經歷山東非法疫苗案后,公司的第一次扭虧。但公司扭虧的背后,經營現金流、應收賬款等問題5月8日被深交所問詢。

  數據顯示,至2018年末,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6522.84萬元,公司凈利潤10.6億元。在深交所對沃森生物下發的問詢函中就要求公司回復,現金流與凈利潤產生差異的主要原因?

  其實在沃森生物2018年年度報告中,沃森生物曾表示,報告期內公司收到轉讓嘉和生物股權轉讓款11.5億元計入“處置子公司及其他營業單位收到的現金凈額”項目,未計入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項目,故出現報告期內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凈流量與本年度凈利潤存在重大差異。

  記者發現,沃森生物連續多年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為負數。

  沃森生物所提及的轉讓嘉和生物46.45%股權的投資收益11.76億元,已經覆蓋了公司2018年度利潤總額。

  數據顯示,沃森生物2018年度的投資收益為11.93億元,占利潤總額的100.82%。除上述轉讓嘉和生物的投資收益外,還有對聯營企業投資收益916.89萬元及收到紅塔銀行現金分紅99.41萬元。

  此外,沃森生物在2018年度還產生了1850萬元的營業外收入,公司依據深圳國際仲裁院裁決廣州市嘉合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應支付江蘇沃森股權交易違約金1350萬元,另收到轉讓山東實杰生物股權款逾期賠償款368.31萬元及收到政府提供獎勵類資金128.47萬元。

  業績回暖之際,沃森生物披露的旗下6家重要子公司,只有主要經營疫苗研發、生產與銷售的玉溪沃森為盈利狀態,其余的江蘇沃森、上海沃森、上海潤澤、云南沃嘉醫藥、上海沃嘉醫藥均為虧損狀態。

  非法疫苗案后由買買買轉為賣賣賣

  時光回溯,2016年3月,震驚全國的山東非法疫苗案曝光,山東警方破獲5.7億元的非法疫苗案,這些疫苗未經嚴格冷鏈存儲運輸銷往24個省市。隨即,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通知指出,“有9家藥品批發企業涉嫌虛構疫苗銷售渠道,請各有關省食品藥品監管局對其立即開展調查”。上述9家藥品批發企業中,包括當時沃森生物旗下的子公司山東實杰。

  一個多月后,山東實杰生物及旗下公司圣泰(莆田)的藥品經營許可證均被吊銷。沃森生物迅速轉讓出山東實杰生物的控股權。按照原計劃,沃森生物轉讓完成后,將不再持有實杰生物股權。

  2016年6月,沃森生物的董事長李云春讓出總裁職位,曾任職云南省人大常委會教科文衛工作委員會副主任的姜潤開始上臺。7月,實杰生物從新三板黯然摘牌。

  轉讓實杰生物股權后的2016年9年,沃森生物再引進了云南國資背景的云南省工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為股東,緊接著,開始了一系列的甩包袱行為。分別在2016年9月至2018年度,沃森生物接連宣布轉讓持有的河北大安制藥有限公司、長春華普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云南鵬僑醫藥有限公司、上海沃森醫藥等公司股權。

  其中,沃森生物通過轉讓河北大安制藥有限公司退出了血液制品板塊,通過轉讓嘉和生物藥業有限的部分股權,不再發力單抗藥物領域。

  值得注意的是,轉讓子公司股權的背后,沃森生物也曾付出不少代價。以沃森生物轉讓河北大安股權為例,轉讓過程中沃森生物曾簽署下對賭協議,但后期河北大安并未完成,最終不得不用剩下的河北大安股權來做補償。僅2018年,沃森生物就因為賠付大安制藥14%股權給博暉創新導致公司2018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減少約7600萬元。

  此前公司曾通過大規模收購形成了疫苗、血液制品、單抗藥物三大板塊的大生物平臺。由買買買轉為賣賣賣后,尤其是轉讓嘉和生物46.45%股權,產生的投資收益終于讓沃森生物在歸母凈利潤上顯著回暖達10.5億,雖然扣非凈利潤僅為1.21億。

  非法疫苗案后的沃森生物:自主疫苗推廣中委托實杰生物或其子公司

  在非法疫苗案爆發前,沃森生物同時布局疫苗、單抗藥物、血液制品3大板塊的企業,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也還不是自有疫苗,而是疫苗代理。

  轉讓出實杰生物股權后,沃森生物的經營范圍中已經不再包含疫苗代理。數據顯示,沃森生物8.79億元的營業收入中,自主疫苗收入占比93.92%。自主疫苗業務的營業收入為8.25億元,營業成本為1.38億元,對應毛利率83.2%。值得注意的是,關于自身的疫苗推廣和物流配送,沃森生物委托的主體,有的涉及山東非法疫苗案公司實杰生物或其旗下公司。

  根據沃森生物2017年年度報告,在2017年4月,沃森生物的全資子公司玉溪沃森將自主生產疫苗產品委托給公司關聯方實杰生物及其所屬子公司開展產品推廣和物流配送,并與實杰生物及其子公司簽署相關協議。

  在2017年度的關聯交易內容中,沃森生物與實杰生物旗下的山東創合奧諾生物、寧波普諾生物醫藥、寧波諾合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分別產生了幾百萬到上千萬的推廣費,關聯交易總額7574萬元。

  2018年度,沃森生物再次決議,控股子公司玉溪沃森將自主生產疫苗產品委托給公司關聯方山東沃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寧波普諾生物醫藥有限公司、重慶倍寧生物醫藥有限公司、吉林省光大生物藥品有限責任公司和寧波諾合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開展產品推廣和物流配送,并與上述5家公司簽署相關協議。

  資料顯示,重慶倍寧生物醫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目前為山東實杰生物的全資子公司;寧波普諾生物醫藥有限公司目前也同樣為山東實杰生物的全資子公司,被認為山東實杰生物的最終受益人為劉俊輝。山東沃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此前背后股東也同樣為實杰生物,天眼查數據顯示,實杰生物在2018年度退出該公司幕后股東之列。

  此外,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告,吉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2016年5月6日就發布公告,依據《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管理辦法》等規定,撤銷吉林省光大生物藥品有限責任公司的《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

  3月宣布擬赴港上市,股東頻減持后又間接增持

  從2016年至2018年,沃森生物不斷轉讓出旗下虧損公司或不打算重點發展的業務。在2019年3月,業績扭虧的沃森生物開始宣布,計劃在港股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系列的資本運作背后,沃森生物的原大股東也不斷在減持公司股票。從2016年第四季度到2018年12月,沃森原大股東李云春頻頻減持套現。

  數據顯示,2019年1月,李云春再次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了所持有的沃森股份10285327股,對應套現金額1.9億元,但并未履行披露義務。2月15日,深交所還就此下發監管函,要求李云春充分重視上述問題,吸取教訓,及時整改,杜絕上述問題再次發生。

  2019年3月22日,沃森生物董事李云春以成交均價19.68元減持500萬股,共計9840萬元;3月25日,李云春再次減持150萬股,套現金額3202萬元。

  與此同時,李云春似乎又在通過資管計劃增持,其現在大股東云南省工業投資控股集團也已經在2月份協議轉讓了76871850股公司股票給無錫中保嘉沃,而據天眼查,李云春持股無錫中保嘉沃投資的66.64%股份。(記者 李云琦)

【編輯:黃詩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一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