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社會生活>新聞內容
退役軍人甘厚美:深藏功名數十年 老兵作風不改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向一鵬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3日 21:18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向一鵬 2019年08月23日 21:18
甘厚美在接受記者采訪。 向一鵬 攝
甘厚美在接受記者采訪。 向一鵬 攝

  中新網長沙8月23日電 題:退役軍人甘厚美:深藏功名數十年 老兵作風不改

  作者 向一鵬

  在湖南省瀏陽市文家市鎮大成村一處普通民居內,記者見到了一位93歲的老人,胸前掛滿了一枚枚的軍功章,他就是甘厚美。

  甘厚美于1948年7月在湖北谷城縣入伍,成為解放軍55師某機槍連的一名戰士。

  1949年7月,解放戰爭進入到關鍵時刻,安康成為解放陜南和進入大西南的關鍵。當時,胡宗南部置重兵于安康城南的牛蹄嶺,企圖抵抗。

甘厚美(左二)和家里人在一起。 向一鵬 攝
甘厚美(左二)和家里人在一起。 向一鵬 攝

  “那場戰役打得太激烈了,在戰斗的過程中,我們和敵人拼了8次刺刀,因敵軍重機槍手踞守,我們傷亡慘重死傷無數。”談起牛蹄嶺戰役,甘厚美至今還歷歷在目。當時他向班長請求支援十連,奔向火線。在連續殺死8個敵人后,他被敵人刺中右手臂和腹部,于是便緊抱敵人滾下山去,不省人事,直到戰友清掃戰場時才被發現。

  不只是牛蹄嶺戰役,淮海戰役、李土樓戰斗等都曾留下這位老人的身影。甘厚美屢立戰功,包括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

  多位熟悉甘厚美的人士表示,這么多年來,他們只對甘老以前當過兵的事略有耳聞,卻完全不清楚他立了這么多赫赫戰功。

  和平年代,甘厚美從一名普通的戰士升為副連長,隨后被師團保送至蘭州文化中學學習。1958年,甘厚美學成畢業,但因傷病復發,無法再回歸軍營。

  帶著一身傷病,甘厚美默默回到家鄉。后來,當地安排他前往瀏陽二中師訓班教書。因腿部受傷,甘厚美無法長時間站立,隨后便辭去了教師這一職業,回家務農。

  1959年至1961年間,甘厚美因傷病復發,多次前往長沙進行醫治,共用去1700余元,這在當時是一筆很大的開銷。文家市公社黨委讓他去民政局報銷,然后再回公社報銷,甘厚美又拒絕了。

  “犧牲的戰友們為黨和國家獻出了生命,而我不能再繼續奉獻,更不能去占公家便宜。”此后的幾十年里,甘厚美的身影出現在了文家市搬運隊、清江水庫、文家市煤礦……無論生活如何艱辛,他都不向單位提過要求。

  “不以功勞為資本,甘灑汗水為公家。”這是煤礦同事孫見梅對甘厚美的評價。據孫見梅介紹,那時候甘厚美在煤礦年齡最大,身上又有傷,但他卻甘愿從事井下體力勞動。后來有幾個同事向領導建議換崗,甘厚美才從井下調到井上擔任保管員。

  1982年12月,甘厚美以普通工人身份在文家市煤礦退休。直到有一次,工作人員在辦理其同事“退改離”工作時,發現甘厚美也符合相關要求。經長沙市勞動局批準,2000年起,甘厚美正式享受離休待遇。

  甘厚美經常教育孩子,榮譽是屬于黨和人民,如果想要吃“國家糧”,就要憑自己的本事去爭取。

  甘厚美的無私和質樸也深深地影響了他的后人。甘厚美的五個兒子,沒有一個沾過他的光。他的大兒子甘本淼站上三尺講臺,成為了一名人民教師。其他四人也都自力更生。

  甘本淼介紹,父親人緣關系特別好,但家里的事他從不會找人打招呼。“恢復高考后我考取了武漢交通大學,全鎮只有4人上榜,別人體檢都是家長陪著,只有我是一個人去,還因為脾臟大了些沒通過。”

  甘本淼坦言,他對父親曾有過責怪,后來才明白這是父親的一種教育,讓他學會努力奮斗。

  甘厚美的長孫甘建波回憶,他奶奶在去世之前也生病多年,爺爺卻從來沒有利用自己離休干部的身份幫奶奶拿過一盒藥。“爺爺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太無私了。”

  大成村黨支部書記張遠萍介紹,甘厚美退休后還在村中發揮余熱,經常幫助他人,為村黨組織樹立了榜樣,這種高尚品德值得弘揚。

  “這輩子讓我驕傲的事情,一是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二是沒有占公家一分錢便宜,三是教育孩子憑自己的本事吃飯。”甘厚美說。(完)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一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