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新聞內容
從日劇男主到文化名人 有時候直男比渣男還遭嫌?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8日 15:11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 2019年08月28日 15:11

  從日劇男主到文化名人,有時候,直男比渣男還遭嫌

  直男為什么不能好好說話

  我又來講《風平浪靜的閑暇》這部日劇了。渣男男二講過了,這回講講愛哭的男主。

  這部劇更新到第六集,追劇黨有一個約定俗成的期待:這集男主什么時候哭?

  在東亞國家,一個男人并不輕易在公共場合哭,男兒有淚不輕彈么。

  所以,日劇中這位男主每次痛哭,都是劇情的巨大反轉點。彈幕黨怒其不爭:“也太死鴨子嘴硬了吧。”

  因為,每到關鍵時刻,男主蹦出嘴邊的幾句話,總是再次失去女朋友。

  女友掉頭離去,他原地大哭。

  唉,直男為什么就不能好好說話呢?

  討厭的直男思維

  很多人奇怪了,男主到底講了什么,讓女主死心,讓彈幕黨操碎心。請看——

  男主帶著女主最愛的“白色戀人”巧克力,在她家門口等了大半天,終于等到女主出現。

  “難道說,你還記得嗎,我喜歡吃白色戀人。”

  這時,鏡頭里的男主,那個無比真誠、柔軟的樣子,看得大家以為愛情要回來了。

  “我……就是……一直……”

  此刻,隔壁鄰居男二開門走了出來,男主瞬間瞥見女主看到男二歡欣的表情,他受到了刺激,直接上前擁吻。

  可是,他說的是:“我知道你想探探我的心意,差不多就坦率點回到我這里來吧。”

  是不是找死?女主替大家回應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真正擁有愛情的雙方,是謙卑的,常常在考慮的,是自己配不配得上對方的問題。”浙江省立同德醫院閑林院區、浙江省精神衛生中心醫療辦公室副主任陳正昕說,這個男主可能為了表明配得上女主,整出這樣一個人格面具。他不會在愛人面前表露出真正的自己,因為他認為,沒有我,你找得到什么真正的自我。

  再舉個例子,比如最近被熱嘲的黃曉明,“‘我不要你們覺得,我要我覺得。’這種直男邏輯思維也同樣讓人難受。”

  現實中,直男其實是有點迷之自信的。比如你問他:“你跟彭于晏、吳彥祖比誰更帥?”他們真的不認為這是一句玩笑話,他的邏輯是:原來我是可以跟他們媲美的男子呢!

  這么自信的直男,是想象不出你怎么可以沒有他的。

  還有種直男煩人,是因為執著。

  最新一期《脫口秀大會》,吳昕講過一個很典型的情境——大型示愛、求婚現場,她說出很多女孩對這種被示愛的害怕,“如果有人弄個無人機掛條橫幅‘我愛你’,我一定飛回去一架飛機,也掛一條‘我不愛你’。”

  王建國(脫口秀選手)告訴女生:“你是低估了直男的動力”,因為直男還會再發一架飛機,再掛一條:“你為什么不愛我呢?”

  陳正昕說,有的直男是真的想知道這個答案,他只會覺得,是他努力沒有做夠,才追求不到愛的。

  “他的問題是什么呢?執著。你不說,他默認為,別人的想法跟我一樣的。”陳正昕前幾天為我們解讀渣男,這次講直男,他把渣男拉出來再說一嘴,“渣男一般很快放棄,‘這么多異性等著我去搭理’,不會為一棵樹放棄一片森林。這種男人的好處是不粘人,有時候也是一種戀愛需要具備的品質。”

  憨蠢的直男表白

  過于自信的男人真的煩人,也有憨鈍的直男,也叫人無話可說。

  1946年,上海有一個很熱鬧出名的局:一群文藝男女的隔周茶會,主人是傅雷。

  茶會上來的年輕人,大多風度翩翩,關鍵是均有佳偶作伴,唯有兩位男青年頗為失落。這兩位時下要被調侃為“單身狗”的青年,在中國文化史上都大名鼎鼎——卞之琳、夏濟安。

  你們認為文藝直男們個個口若蓮花?NO,即使文章錦繡,哪怕滿腹經綸,談戀愛若無表白技術傍身,仍舊是蠢直男。

  卞之琳先生,就是寫下“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的文藝男青年,他的苦戀對象,是著名的張家四姐妹中的四妹張充和。

  卞之琳起先其實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他的朋友沈從文,娶了張充和的姐姐張允和。他跟張充和相識后,開始寫情詩,并在張允和的助攻下,開始付諸實際行動——請吃飯。

  今天張三明天李四,順帶也邀請充和出席——這種遮遮掩掩的“示愛”根本不對充和的胃口,她煩他的“婆婆媽媽”“不夠爽快”,對他毫無感覺。

  張寰和的妻子周孝華說,她曾親眼目睹過一次卞之琳的大膽表白。“那一天充和突然進門來喊我跟她上樓。”透過樓上充和的房門縫隙,周孝華看到卞之琳竟雙膝跪在地板上。“充和又可氣又可笑地告訴我,說卞之琳跟她求婚,聲稱如果不答應他就不起來。”但顯然,“威脅”并未起到作用,“過了沒多久,也不知道充和用什么法子,就讓卞之琳又站起來了。”

  看了這個故事,有點不忍心?我就是這樣。陳醫生卻說:“你太客氣了,這叫情商有問題。”

  張充和看不上他,多半也與其黏黏糊糊、軟軟弱弱的性格有關。

  我又想到渣男吸引人的一個特質——壞,有時也是一種吸引力。人們通常所說的那種壞的氣質,跟霸道和沖動有關。女性對于高支配性男性的偏好,其實普遍存在。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曾經主導了一項研究,研究邀請的都是已經有交往對象的人。研究發現:只需要看到更多高支配性男性的信息,就可以降低她們對于現有戀愛(婚姻)關系的滿意度(相應地,漂亮女性的出現會降低男性對女友的滿意度)。

  所以,老老實實的直男,是不是可以學習一點果斷、擔當,講話更陽剛一些?

  “我覺得做到正常表達就好了。”陳正昕提到《脫口秀大會》上,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海歸呼蘭的一個說法,被人愛有多難?“你以為很難,其實你在整個青春期,只要保持做一個正常人,就會有女孩子喜歡你。”

  正常,不用夸張,也不要太過含蓄。

  “第二條,你不要給對方很大的心理壓力。”陳正昕說,這一點,民國時代的另一位戀愛談得風生水起的男青年徐志摩就做得好。人說,“我將于茫茫人海中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我喜歡你,但你仍然完全可以拒絕我。“心態上健康,讓大家都舒服。”

  “最后一條,兩個人聊天的時候,請將關注點落在對方身上。”不要為表現自己,海闊天空侃大山。

  不過,最后還是要說一句,比起“不說愛你,也不說不愛你”的渣男,還是要給直男發一張好人卡。(章咪佳)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一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