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新聞內容
今年銀幕流行“AI換臉” 但仍無法取代表演
來源:新京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09日 16:19
來源:新京報 作者: 2019年12月09日 16:19

  任達華、齊秦、威爾·史密斯、德尼羅和帕西諾新片減齡變年輕,業內人士獨家揭秘AI技術應用和爭議

  今年銀幕流行“換臉”,但仍無法取代表演

  仍在上映電影《大約在冬季》中有一段1991年齊秦演唱會的段落。近60歲的齊秦無法回到年輕時的狀態,最終這場戲依靠“數字換臉”技術完成。國慶檔熱門影片《我和我的祖國》“回歸”單元中,有一段任達華和惠英紅年輕時候的驚鴻一瞥,同樣也做了面部的年輕化處理。

  今年,大導演馬丁·斯科塞斯的新作《愛爾蘭人》,同樣讓羅伯特·德尼羅、阿爾·帕西諾等幾位70多歲高齡演員重返中年。隨著特效技術在近十幾年的發展和普及,“換臉術”被越來越廣泛地應用到電影中,讓演員“返老還童”,完成各種高難度動作,甚至起死回生,但隨之也出現各種爭議,這種技術會不會被濫用?復活故去演員是否涉嫌過度消費明星?數字特效會取代真人表演嗎?新京報記者采訪了幾家數字換臉特效的負責人,在“受保密協議限制”和“考慮到客戶的敏感性”的前提下盡量為觀眾答疑解惑。

  應用

  數字美容“返老還童”

  讓演員“返老還童”是目前數字換臉技術運用最廣泛的。李安執導的《雙子殺手》通過最新數字技術實現了50多歲和20多歲年輕版兩個威爾·史密斯在銀幕上對打的視覺奇觀。

  2008年的《返老還童》是數字特效領域的一個重要里程碑,特效公司運用表情捕捉技術,把布拉德·皮特的表演與3D數字模型合為一體,讓其扮演的角色跨越了老年到中年、青少年再到嬰兒,從而實現了“返老還童”的奇跡。之后,漫威電影《美國隊長3》《蟻人2》《驚奇隊長》等也通過“數字美容”讓小羅伯特·唐尼、邁克爾·道格拉斯和塞繆爾·杰克遜“返老還童”。好萊塢導演馬丁·斯科塞斯今年的最新作品《愛爾蘭人》也采用了盧卡斯影業最先進的“工業光與魔術”特效技術,邀請了盧卡斯影業旗下的工業光魔公司,為羅伯特·德尼羅、阿爾·帕西諾和喬·佩西等幾位70多歲的演員減齡到40歲左右,特別是作為男一號的德尼羅,在電影中展現出最后中老年各個年齡段的樣貌。

  今年,華語電影中也有幾部為演員“數字美容”的電影。拿下柏林電影節最佳男女演員獎的《地久天長》中,王景春和詠梅等幾位主演的臉部就做了數字換臉,年輕了15歲。負責該片特效化妝的郭家宥今年還參與了另一個項目,負責《我和我的祖國》“回歸”單元中任達華和惠英紅的“數字美容”,片中有段兩人年輕時候的閃回鏡頭,需要做年輕化處理。兩人實際年齡在60歲左右,最初導演想將兩位演員的年齡設定在20歲,郭家宥找了下兩人20歲左右的大量照片,發現他們年輕時候都有點嬰兒肥,為了提高辨識度,將閃回中兩人的年齡設定在30歲。本來兩人年輕時候的戲很多,但后來導演覺得太長的話會影響整體劇情,就剪得很短。即便如今短短的鏡頭,郭家宥和團隊也花了兩個月時間處理。

  高難度動作與替身合成完成

  電影中涉及一些比較危險的,或者技術含量比較高、專業性比較強的動作,演員依靠自身表演短時間內無法實現,也需要數字特效的輔助。2015年,杰克·吉倫哈爾主演的拳擊題材電影《鐵拳》中有一場自己被對手擊中面部的戲,在強大的力量沖擊下,他的臉部經過數字特效也被處理得顫抖扭曲像是換了一張臉,看上去真的像受到巨大撞擊。

  在2015年的電影《云中行走》中,約瑟夫·高登-萊維特飾演的雜技人有大量在高空走鋼絲的鏡頭,甚至還要在世貿大樓的高空行走,其實這些高難度的鏡頭都經過了數字換臉技術,將約瑟夫·高登-萊維特的臉換在特技替身演員身上。

  獲得今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的《綠皮書》,也有不少數字換頭特效。片中馬赫沙拉·阿里主演一位黑人爵士鋼琴家唐·謝利,有大量彈奏鋼琴的鏡頭。拍攝時,阿里和擔任替身的黑人鋼琴家克里斯·鮑爾斯分別完成彈奏鋼琴的表演,特效團隊再通過后期合成,把阿里的頭換到鋼琴家的頭上,觀眾絲毫沒有發現“換頭”的秘密。

  讓過世演員“起死回生”

  2013年,《速度與激情》系列核心角色之一、保羅·沃克在拍攝期間不幸離世,劇組與彼得·杰克遜的維塔工作室合作,找來保羅·沃克的兩位弟弟,利用電腦合成圖像與真實鏡頭拼接的方法,讓保羅在銀幕上“重生”。1993年4月1日,李小龍的兒子李國豪在拍攝《烏鴉》的一場槍戰戲時,不幸意外中彈身亡。劇組運用電腦特效,把他的形象從已拍好的鏡頭中“移植”到尚未拍攝的鏡頭里,使影片得以完成。

  2016年的《星球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中,工業光魔特效團隊將電影中凱麗·費雪飾演的年輕版萊婭公主借助換臉特效,客串了影片最后一幕。電影拍攝時她還健在,親自參與了CG特效制作,電影上映之后不久去世。此外,已經逝去的演員希斯·萊杰、也通過數字特效在生前未完成的作品《魔法奇幻秀》中“復活”。

  被動應用

  替換“劣跡藝人”

  近幾年,因為藝人行為不端,而讓影視作品遭遇雪藏的情況不在少數。2014年,黃海波因為嫖娼事件被列入“劣跡藝人”名單,其出演的影視作品也無法播出。時隔5年之后,他出演了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在劇中飾演“崔器”的哥哥“崔六郎”,不過,劇集播出后,他的戲份被大量刪減,并且用數字特效進行了換臉,讓觀眾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爭議

  AI換臉,要防止技術被濫用

  前段時間,有個流行的AI換臉的APP,只要將自己的照片上傳到APP中,就能夠將視頻中人的臉P成自己的臉。郭家宥說,有些客戶在找他們公司之前有去用AI換臉做過測試,測試完之后還是回來找他們。因為AI換臉這個技術本身存在一定缺陷,可能從正面,或者不要超過45度看,還挺像的,但是一旦角度太過傾斜或者運動速度過快了,人的眼睛還有鼻子等就會出現問題。作為十幾秒的視頻在手機上看還可以,但是當在影視作品中應用的時候,就會有特別明顯的穿幫。

  現在越來越多的影視作品都采用了數字換臉技術,郭家宥擔心這種特效會被過度濫用,或者被用作色情片制作中去,“有可能因為幾個不好的案例,把這種技術給毀壞”,他特別不樂意見到這種情況,所以在選擇項目時都特別謹慎,“跟導演先做溝通,對于這個行業是有幫助的,才會去做。”

  “復活”逝去演員,但沒有靈魂

  近日,好萊塢有導演正在籌備一部越戰片《尋找杰克》,計劃通過全CG技術讓1955年去世的文化偶像詹姆斯·迪恩“重返”大銀幕出演第二主角。該消息發布會在社交媒體引起了強烈反響,在漫威超級英雄電影中飾演“美國隊長”的演員克里斯·埃文斯批評這一決定是“可恥的”,在他看來,“也許現在的科技已經可以用一臺計算機為我們繪制一幅新的畢加索畫,或者寫一些約翰·列儂的新曲調但這是毫無靈魂的。”

  在國內從事數字換臉特效的楚戈,也認為這種“復活”是沒有靈魂的,將已經逝去的演員“重返”大銀幕,有過度消費的嫌疑。因為這種“復活”和《速度與激情7》中的保羅·沃克不一樣,后者是演員在片子參演過程中去世,“復活”是為了讓故事劇情完整,而已經逝去很長時間的演員,再“重返”大銀幕,味道就變了。郭家宥也覺得,對于已經逝去的演員,更多的應該是緬懷,“不建議用過多的商業用途”。如果整部影片都將逝去的演員做數字特效的話,會有一個最大的問題,觀眾一開始就知道銀幕上的演員是假的,即使特效做得再逼真,也會找出破綻。所以,在為《地久天長》和《我和我的祖國》之“回歸”單元的年輕化特效時,郭家宥就和導演商量,在電影上映前,不要做任何關于電影中“數字換臉”這方面的宣傳,否則,觀眾會被影響到,在觀影過程中會習慣性地特別注意到這部分,影響觀感。

  數字換臉還不會取代真人表演

  一直以來,好萊塢很多演員都通過改變自己的身體去塑造角色,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作為“彈簧人”的克里斯蒂安·貝爾,通過不斷增肥、減肥的方式完成戲中角色,還有查理茲·塞隆在《女魔頭》中增肥扮丑,這樣敬業的例子不勝枚舉。然而,隨著特效技術的發展,演員們似乎不必經受身體上的磨煉,通過特效就可以輕松實現增肥、減肥等難題。特效公司為《堅不可摧》中的杰克·奧康奈爾打造出“數字憔悴”的效果,演員無需真的挨餓來表現那種狀態;李安甚至在《雙子殺手》中用全CG創作了一個年輕版的威爾·史密斯。

  數字特效會取代真人表演嗎?這似乎是未來演員面臨的一個職業危機。但郭家宥卻表示,這種擔心沒有必要,因為有些表演不是數字特效可以替代的。《綠皮書》中彈鋼琴的段落,雖然后期做了換頭特效,但演員馬赫沙拉·阿里還是提前學了三個月鋼琴,他學鋼琴的目的,不是想在三個月內懂得如何演繹肖邦,而是讓自己有個機會坐在鋼琴前,思考這件樂器會如何影響他的表演。他不是在演如何彈鋼琴,而是在演一位鋼琴家,演他在彈琴時細微的內心變化。所以,就算電影技術發展如何飛速,有許多東西仍然不能替代,那就是真正有血有肉的表演。畢竟,只靠“換頭”特效,是換不回一個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

  相比傳統特效,“換臉術”的制作成本會更昂貴,并不是所有電影項目都能負擔得起,就連斯科塞斯也會因為《愛爾蘭人》高昂的預算和冗長的后期飽受折磨之苦。

  國內數字換臉技術與國外的差距

  剛起步,主要是“數字美容”

  國內開始應用類似數字換臉技術才三四年時間,主要是為演員做“數字美容”。成龍近幾年主演的一些電影中采用了類似技術,已經年過六旬的成龍大哥盡管很有活力,但仍然難掩倦容,特效公司在后期為成龍的面部做一些細微的“數字美容”,可以讓他在銀幕上顯得更精神一點。

  相比國內目前剛剛起步階段,好萊塢已經具備了一整套比較成熟的工業流程。并且,這項技術跟傳統特效差別挺大,門檻很高,除了技術資金上的支持以外,對于藝術家的要求也比較高。

  在郭家宥看來,數字換臉特效中,最難做的部分是眼神,還有嘴型,講話的方式,包括嘴角的一些細微動作,“基本上眼睛和嘴巴就決定了數字換臉的效果,如果這兩個第一眼看上去不像的話,那整個就不像了”。

  采寫/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一爱彩乐